挖坑不填的咸鱼奶妈ww

是个什么都吃的杂食咸鱼,究极老头爱好者

台词

-教授,和我做

-这么性急啊,至少等回去再说啊…

-好啊,等你

总之先这样,人设后续再补啦😋

【ENFJ右位】如果ENFJ被抹什么布了3

emmm大家好,又是我,我又来迫害ENFJ了

这次是电车痴那什么汉,请注意避雷

故事背景和前两篇不同

总之,迫害开始

为什么每次搞皇都要写这么多背景😢可恶


这里放上前面几篇:
抹布1 

抹布2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早高峰的地铁如同炼狱。


ENFJ其实不常坐地铁,尤其不常在早高峰的时候挤地铁。ENFJ目前在M市的高校任讲师,平日里都是自己开车通勤。在早八没课的日子里,ENFJ也习惯性地会在八点钟前到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当天的事务,或是看看文献。他的课大多都安排在上午,下午的时间基本就由ENFJ自己安排。


今天是上午第二节的课,本不必一大早就出门,不过已经养成习惯的ENFJ还是在七点多就出了门。可另他意外的是,昨天还完全没问题的车,今天就发动不了。在尝试了几次后,ENFJ不得不放弃开车上班,好在家离地铁站也近,这个点坐地铁也完全来得及。


ENFJ还是小瞧了M市的早高峰,尽管他尽力挪到了车尾的那一节车厢,依旧是挤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ENFJ被人群挤到了车厢的一侧,动弹不得。

ENFJ费了好大劲摸出了手机,准备趁着这会儿看看新闻。


“明星ESTP被爆出与素人同时出入高级宾馆!”

“近日本市连发血案,现已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”

“年轻女孩加班猝死,涉事企业称不存在超时加班现象”

“XXX歌手演唱会疑似假唱”

……


这都什么事儿啊。

ENFJ粗略地翻了翻热搜,觉得实在是看不下去,就又收起了手机,握住吊环闭目养神。拥挤的车厢加上漫长的车程,总是让人昏昏欲睡。


正当ENFJ犯困的时候,一只手蹭上了他的左侧后腰,正随着车厢晃动的节奏一点一点地往下移动。

不同寻常的触感立刻让ENFJ警觉起来,他猛地睁开眼,抬起头左右看了看。四周的人不是昏昏欲睡,就是低头看着手机,并没有神色可疑的人。后腰上的触感也在他抬头的那一刻消失了。


可能只是一个误会吧,这大白天的,我也不是小姑娘,估计是谁不小心碰到了。ENFJ这般想着,收回了目光。

不对!

ENFJ伸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外套,结果在刚才被碰到的腰侧口袋里摸到了一张不属于自己的字条。


「□□□□□□□□

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」


嗡——嗡——

耳鸣声在ENFJ的脑内炸响,地铁行驶时的轰鸣和呼呼的风声也被淹没在其中。浑身的细胞都在大脑接受到纸条上的信息时被捏紧收缩。但ENFJ还是尽力按耐住了心底的紧张,不动声色地将纸条揉成一团塞进了口袋。


ENFJ阖上双眼,感受到身后有一个身影,随着人群的移动,又朝着自己身后挪近了一些。再次睁开眼时,眼神冷漠得不像一个高校教师。


“别这么紧张嘛。”对方压低了声音,在这个嘈杂的车厢上,恐怕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。

“你是谁?”

对方没有回答,取而代之的是摸上ENFJ后腰的手。

ENFJ不屑地扯了扯嘴角,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也没有出手制止对方的行为。




【后面的内容依旧请大家移步qq2331054360的空间相册,不用加好友也能看】

【晚钟组】晚钟组的老年乡村生活

  昨晚临睡前看了太太们的晚钟组脑洞大开(结果睡前没写完)

  于是进行一通乱写

  是老年男酮,没有剧情,平平淡淡才是真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ENFJ和ISTP退休后在花甲之年搬离了城市,选择在城郊的村子里安家,过起了安稳的晚年生活。年轻时的两人都多少进行了有计划的储蓄和投资,退休生活基本没有什么经济上的顾虑。

  

  ENFJ还是整天乐呵呵的,短短几个月就和村里的老老少少都混熟了。谁家有个急事需要帮忙,ENFJ都乐意去搭把手。村里人热情也纯朴,也不叫他白帮忙,瓜果成熟的季节,ENFJ出门散个步都不免要被塞几个桃子甜瓜鸡蛋。

  ISTP与年轻时相比,也少了些棱角。虽然依旧不爱多说话,村里成天满地乱跑乱叫的孩子们也都见识过他的冷脸,但ISTP平时捣鼓些个小摆件,时间一长基本上啥都能修。村里老人多,想修个小件电子产品吧进城不方便,想修个大件家具吧体力也不允许。ISTP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着修一修,ENFJ就给他打下手。村里人也渐渐接纳了这个不太爱和人交流但心肠不坏的老头。总的来说ISTP和村里人的相处也算是和睦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ENFJ年轻时就爱听戏,小时候村里庙会,在戏台子前总要驻足许久,后来戏曲也从兴旺走向没落,同龄人里尚有些爱听戏的,晚辈中就少许多了。多年前ENFJ买了一台收音机,平日闲来无事就爱听个戏听个曲儿,偶尔自己也爱唱两段,怎么也算是半个票友。ISTP虽不爱听戏,却喜欢听ENFJ唱上两段,不过嘴上也不承认。最多就是在忙活的时候听到ENFJ在哼唱,放轻手上的动作,等他唱完再接着忙。

  ENFJ的收音机在当时是花了大价钱买的,质量过硬,但即便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也是小毛病不少。现在的收音机上已经落满了ISTP留下的修修补补的痕迹。按键上的油墨早就被磨光,大大小小的划痕也无处不在,固定不住的零件被用布胶带缠了好几圈,但连胶带也已经氧化泛黄了。ENFJ恋旧,总也舍不得扔,就一直用着。

  

  ISTP早年间手上受过伤,加上喜欢自己搞一些小发明制作,在工作间一呆就是一天,关节处多少落下点毛病,一到阴雨天膝盖脖子腰上就会疼。年轻时也不在乎这些小病小痛,现在虽然也不算严重,但身体确实没有以前硬朗,疼起来还是得贴贴膏药。一到秋冬天,ISTP身上就会有一股淡淡的药香。家里的药箱基本上是ENFJ负责收拾管理,膏药的储备一直十分充足,其他常备药也都确保在保质期内。

  

  初秋的傍晚总是最怡人的。尚未褪去的暑气让人不必裹上厚厚的冬衣,蝉鸣也远不像盛夏那般拼命,却也能给寂静的田园生活带来一些生气。

  ENFJ爱在院子里搬两张摇椅,再摆上一张小木桌(小木桌也是ISTP自己做的),一起喝喝茶听听戏,ENFJ就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这两天村里发生的趣事儿,老李家孩子淘气爬草垛摔下来磕掉了门牙,老赵的老伴儿养的猫把老王心爱的盆栽糟蹋了……ISTP扇着蒲扇纳凉,也时不时附和两句,表示老李家的熊孩子迟早得闯祸。

  二人有时也下下棋,一时间院子就更安静了只剩下棋子拿起落下时碰撞发出的声音。二人下得有来有往,渐渐的天就黑了,棋子也要看不清了。棋局保留,收了桌椅板凳,两个年迈的身影逐渐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变得模糊。

  依稀能看见一人伸手牵了牵另一人的手。

  “都是老头子了,你也不嫌腻……”

  总之,希望大家都能开心

  昨晚的梦,我已经很久不做梦了,难得有这么清楚的梦境,赶紧记下来。

  修改了部分不合逻辑的地方,后续暂时还没有(因为醒过来了)

就是说,没有我不吃的

一些关于抹布ENFJ的糟糕发言

以下内容都是关于抹布ENFJ的!

请注意避雷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搞了一些怪东西(请见合集)之后,我发现我对于抹布ENFJ的态度主要是,比起让他感受到物理上的疼痛,我更希望让ENFJ感到爽。


为啥这么说呢?


ENFJ对于疼痛的忍耐相对比较高,而且疼痛会让ENFJ精神高度紧张,更加清醒也更加愤怒。此时的ENFJ会更想要反抗,可以说疼痛会让他的信念更加坚定。

而快/感对他来说则较为陌生。ENFJ在遭受到抹布前,机体的奖励机制主要从完成任务、保护弱小、维持正义、友善和睦的人际关系中获得满足与愉悦。

当然过去性带来的快/感虽然并非是完全没有,只是按照ENFJ的行为逻辑,不太会把性与爱完全割裂开。所以在他原本的认知中,性带来快/感是与爱带来的满足感安全感共存的,感受纯粹的性对于ENFJ来说是个陌生的事。


这种纯粹的不掺杂感情的快/感会让ENFJ感到不安,会让他失去安全感陷入慌乱


让ENFJ更多地感到生理上的愉悦,会让他在被抹布的时候降低对事物的判断力。ENFJ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,也会下意识地追求快/感,也会沉溺其中。

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仅仅凭借性就能击溃ENFJ的信念和意志,他会强迫自己在汹涌的浪潮中保持清醒的意识,但这也使他更加痛苦。

一方面身体想要就此堕入泥潭,另一方面意志却要强撑着维持最后的正义和理性。生理与心理的冲突就像一把很钝的刀,在他的羞耻心与道德感上一次次地留下伤痕,很痛却不足以将其切碎。


自己在享受抹布带来的快/感的这一事情,会让ENFJ对于自己的信念产生动摇,会陷入自我怀疑。


并且在抹布中的体验,也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ENFJ此后的行为模式。或许在潜意识里的叛逆和对摆脱世俗限制的追求,会让他在那之后也隐隐地渴望这种纯粹的性。


总之,就是ENFJ同志,我真的很喜欢搞你的抹布(土下座)